夢對身心活動的影響

  有兩類看法不具有神秘感。其中一類認為夢是身體的狀態或病變的反映。中國古代醫生認為,如果夢見白物、刀槍,可能是肺有病變;夢見溺水則是腎有病變;夢見 大火 烤人則是心有病變……。這種看法也同樣存在於現代,現代的說法是:當身體有輕微的不適,醒時人沒有註意到,夢中就會夢見相應的內容。例如,心區微痛就會夢見被人用刀刺中心臟。
  另一類觀念認為夢是思想和情緒。願望等引起的。因此,我們如果白天一直想著某一件事,就會夢見這件事,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如果我們盼望富有,也就會夢見成為富貴的人。如果想念某個朋友,就會夢見他。反過來如果我們恐懼、擔心什麼,也就會夢見可怕的事物。
  上個世紀末,奧地利偉大的心理學傢弗洛伊德,用科學方法研究夢,發現瞭夢的本質規律,首次建立瞭關於夢的科學理論。他對夢的意義的理解也屬於這一類。他認為夢是一種願望的幻想性的滿足。夢的外顯的意義不同於內隱的意義,而內隱的意義就是某種願望,按他的理論,如果一個女子夢見 打針 ,針很可能代表男性生殖器,而打針則表明她希望有機會性交。
  弗洛伊德等人的成就,使夢的研究終於進入瞭科學的殿堂。但是,直到今天,它仍然被擠在這個殿堂的角落。研究夢的科學傢被另外一些更嚴格的或許是更固執的科學傢所輕視。後者提出的疑問是:“你們說夢有意義,可是你們如何證明這一點?怎麼才能分辨出你們對某個夢的解釋是不是它原有的意義?舉例來說:你們說某個女子 夢見打針 表示想性交;而我們說這隻不過是因為她那天打過針,有什麼方法可以證實你們是對的?”
 

夢與文章才氣

  夢花
  史書上說西漢時有個叫馬融的人勤奮好學。一次,他夢見自己走入瞭一片樹林,看到四處花團錦簇,就摘而食之。次日一覺醒來,再讀天下文章詞句,無所不知,被時人稱譽為“繡囊”。於是後人就用“夢花”一詞來比喻文思大進。
  
  夢筆生花
  相傳唐代大詩人李白曾夢見自己所用的筆頭上生花,從此才情橫溢,文思潮湧。這便是今人常說的“夢筆生花”一詞的來歷。
  
  夢失其筆
  南北朝時有位著名的文學傢叫江淹,少時孤貧好學,也曾夢人授五色筆,從此才思敏捷,文章蓋世。據說其晚年又夢見一位自稱郭璞的人,索還其筆。此後文章詩詞再無佳句問世,給後人留下瞭“江郎才盡”的典故。
  
  其實,人的文章才華既不可能因夢而長進,也不可能因夢而退步。當然,人在夢中受到某種點悟,對其思想行為有所影響則不是沒有可能的。

醒夢皆虛幻

  古印度人關於夢的觀點是十分獨特的,他們認為夢可以成為我們所在的物質世界中的現實,而同時,我們所在的“現實世界”本質上不過是個虛幻的夢。換句話說,夢像現實一樣真實,而所謂真實的現實世界像夢一樣虛幻。印度人認為夢和“現實世界”沒有本質區別。印度的夢觀和中國或其他民族有一個很大的不同,上述中國古代或印地安人的信仰認為,夢是靈魂經歷的“真實事件”,和現實生活一樣是真實的。某和尚做夢時腦袋頂出來的蛇形的靈魂實際存在,並且確實吃過唾液,過瞭小溝;去瞭花叢。而印度人則認為夢和“現實”世界雖然本質上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卻都不是真實的,夢是虛幻,“現實”也同樣是虛幻,沒有什麼“真實事件”在發生。

  印度經典裡有許多關於一個人在夢裡變成另一個人的故事,而且故事中他們醒來後,發現夢中的事都是實有其事的。《婆喜史多瑜咖》中,有一個這樣的特異的夢的故事。

  在北旁多瓦的繁華國傢裡,有一個叫作拉瓦羅的仁慈的國王,他生於高貴的何梨坎多傢族。一天,一個魔法師向國王鞠躬並且說:“陛下,您坐在王位上瞧瞧這種奇妙的把戲吧。”魔法師揮動他的孔譽羽毛的魔杖,一個來自信德的人造來瞭,牽著一匹馬;當國王盯著那匹馬時,他仍然在他的王位上呆著不動,他的目光呆滯,就像陷入瞭沉思。他的朝臣很擔憂,但他們仍然保持沉默。凡分鐘後,國王醒來瞭,從他的王位上掉瞭下來。他跌倒時仆人們連忙扶住他,國王迷惑地問道:“這是什麼地方?”“這是誰的宮殿?”直到他最終恢復感覺後,他講瞭這個故事:“我騎在馬上瞧著魔法師揮動的魔杖。我產生瞭騎在馬上獨自出去打獵的幻覺。走瞭好遠,我到瞭一個大沙漠,穿過沙漠到達一片叢林,在樹下一隻 爬山 虎襲擊瞭我,我的臂膀掛到瞭樹上。我掛在那裡,馬從我下面走過去瞭。我在樹上呆瞭一晚,沒有睡覺,感到恐怖。我挨到第二天,看見一個黑皮膚的年輕女子拿著盛食物的壇子,因為我很俄,我請她給我點吃的。她告訴我她是個賤民,說如果我娶她,她便給我食物。我同意瞭,在她給瞭我食物後,她把我帶回瞭她的村莊,我在那裡同她結瞭婚,咸瞭一個收養的賤民。

  “她給我生瞭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我同她在那裡過瞭6年,穿著發臭的、發黴和長滿蟣虱的纏佈衣喝著我殺死的仍帶微溫的野獸的血,吃 著火 葬場地上的腐肉。雖然我是王父唯一的兒子,但我老瞭,頭發灰白,衣衫襤褸,我忘記瞭我是位國王;我越來越堅信我是個賤民。一天,當一場可怕的饑荒。一場巨大的幹旱和森林 大火 發生時,我帶我的傢眷逃進瞭另一片森林。我妻子醒著時,我對我的小兒子說:

  ‘來烤我的肉吃。’他同意瞭,這是他維持生命的唯一希望。

  我被肢解瞭,當他準備好瞭烤我的肉用的柴堆,正要把我拋進柴堆時,在這關鍵的時刻,我,這個國王從王位上掉下來瞭。於是我被。‘好哇!好哇!’音樂般的呼喊聲所驚醒。這是魔法師給我編制的幻覺。”當國王拉瓦羅講完這個故事時,魔法師突然消失瞭。於是朝臣們都驚愕得睜大瞭他們的眼睛,說:“天呀,這不是魔術師;這是神的幻覺,使我們認識到物質世界純粹是個精神幻象。”國王準備第二天真的去沙漠,決心去再次找到那他精神意象中反映的不毛之地。他與他大臣們一道,沿途跋涉直到找到一塊和他夢中所見到的一樣巨大的沙漠,使他驚奇的是,他發現瞭所有他夢見過的事物:他認識瞭他曾是他的熟人的賤民獵手,他找到瞭那個收養他為賤民的村莊。看到瞭這個與那個男子。女子,所有人們使用的東西,幹旱襲擊過的樹林,失去父母的獵手的孩子。他見到瞭曾是他嶽母的老婦人。他問她:“這裡發生瞭什麼事?你是誰?”她給他講瞭個故事:一位國王來這裡同她的女兒結瞭婚,他們有瞭孩子,後來國為幹旱,全村人都死光瞭。國王十分驚愕,滿是憐憫。他問瞭更多的問題,她的回答陡他確信,這個 女人 所講述的正是他當賤民時經歷的故事。於是,他回到瞭城市和他的王宮,人們在那裡歡迎他的回來。

  從這樣的夢的故事裡,印度人引出瞭他們特有的夢觀和世界觀。上述經典中,在講完拉瓦羅的夢和經歷後,婆喜史多解釋說:

  “無知引起這一切,以致沒有發生的事發生瞭,如一個人夢見他 自己死瞭 。精神確實經歷瞭它本身所引發的事情,盡管這種事情並不真正存在;另一方面,它們也並非不真實。賤民村所發生的對國王拉瓦羅來說表現為他精神中的意象,它們既是真實的也是不真實的,或者是拉瓦羅直接看到的幻象變成瞭賤民精神中的一種意識的感知。拉瓦羅的意象浸入瞭賤民的心靈。因為正像相當相近的語言出現在許多人的心靈中一樣,同樣類似的時間。空間甚至行為也出現在許多人的心中,正如在夢裡。正像心靈能忘掉所發生的一切,無論什麼重要之事。同樣,人們能確切地把某些事記憶為發生瞭的,即使它並沒有發生。”

  在印度的觀念中,沒有什麼“現實的事件”,人的精神在夢中,在日常生活中經歷的種種事件,對他的精神來說,是的確發生瞭。而且不同的人的精神意識或心靈中會出現同一個事件,仿佛大傢同做一個夢,這種情況下大傢就都認為這種事是發生過的真事而不是虛幻的夢。這種觀點顯然不是唯物主義的。印度人的這種觀點,在中國不是主流,隻有莊子曾有過,莊子說:“我曾夢見自己是蝴蝶,醒來後想,是莊周做夢成瞭蝴蝶,還是蝴蝶做夢成瞭莊周呢。”另一個印度人講的夢故事仿佛正是為瞭回答莊周而講的:

  從前,有個喜歡想象千奇百怪的事情的僧侶。他所有時間都在冥思苦想,歲月飛快地逝去瞭。一天,一個幻念突然襲擊瞭他:“真有趣,我將經歷發生在初民身上的事情。”他一有瞭這念頭,他便莫名其妙地換上瞭另外一個人的模樣,那人的身份和姓名,即使這隻是精神造成的。由於純粹偶然的事件,當一隻烏鴉碰巧在樹下,一顆棕樹的果子掉下來剛好打在他頭上時,他想:“我是吉婆陀。”這位夢者吉婆陀在一個夢構成的城鎮裡盡情地享樂瞭很長時問。

看到魂在飛

  稍後產生的一種信念認為夢的這種意義是另一種現實,也就是說,夢是人的靈魂離開身體後遇見的現實。據說,圭亞那印地安人認為:夢中的人是暫時離開肉體的靈魂,所以,人要為自己在夢裡做的事負責。如果在夢中打傷瞭別人,醒後他要去道歉;反之在夢中受人傷害,醒後也要去報復。如果夢見和別人的太太性交,就必須交付罰款。當地的土人如果告訴別人:“我昨天夢見擁有瞭你的土地,那麼對方就要拱手把土地讓給他”。當然當地土人都為人樸實,不會說謊。如果我們不老實,對他們說個假夢,“你的土地都歸瞭我”,他們就慘瞭。

  中國古代有這樣的故事,某道人見到一和尚正睡,從他的腦袋頂出來一條蛇。這蛇遇上唾液就吃,見尿盆就喝,出門過小溝,在花叢邊轉一圈,叉想過一條小溝,因為有水沒過去。蛇回來時,道人把小刀插在地上。蛇見刀很害怕,另找路回到和尚頭中。和尚這時醒過來,說“我夢見吃瞭好東西、喝瞭美酒,又過瞭一條小江,遇見幾十分美女,想過另一條江,水大沒過去。我回來遇上強盜,繞路才回來。”這個夢故事想說明的是靈魂可以用動物形態出遊而形成夢。

  直到現在,這種觀念仍然存在,l990年,在中國農村還發生過這樣的事。一個丈夫 夢見妻子 和某男人性交,於是他急忙跑到妻子所住的地方一個看青的棚屋,問誰來過。雖然妻子說沒有人來過,他還是不相信。他顯然是認為他做夢時自己的靈魂是真的看到瞭妻子和別人性交。後來,他竟然殺瞭那個夢裡出現的男人。

  靈魂出遊觀和預兆觀並不相同,相信夢能預示未來的人有二種解釋,一是夢中鬼神或別人的靈魂可以告訴他未來,另一種則是認為自然界可以通過某種感應引起夢(即天人感應),因此,在發生大的災變或喜事前,人可以在夢中獲得預兆。

  而認為夢是“靈魂出遊”的神交觀,則不認為夢是“感應”,他們隻同意鬼神可以和自己出遊的靈魂交流。

  原版 周公解夢

  夢魂飛上九霄,吉,名揚壽永之兆。《夢林玄解》

送你一把量夢的尺子

  夢這種現象和許多其它現象不同。我們可以和幾百人一起觀察海市蜃樓現象。虹現象,潮汐現象,而從不可能有兩個人一起觀察同一個夢。雖然我們可以用腦電圖。測量眼動等方法判斷人是否正在做夢,但是我們絕不可能知道他夢見瞭什麼。因此,證明夢的意義或進一步研究夢,都不能不依靠夢者的自我觀察或稱內省法。如果通過內省和解釋過程,我們發現瞭夢有意義,這個問題就得到瞭解答。
  但是,內省和解釋會不會不可靠呢?在心理學研究中,內省法是最早被使用的方法,但是後來心理學放棄瞭這種方法,至今這種方法仍!日不受重視。原因就是內省法有它的局限性。在對夢進行內省時也有許多局限,這包括:
  1.幹擾。內省活動會幹擾正在進行中的心理活動。在半醒半睡時,如果努力內省努力記憶夢,則夢就會停止,而人會醒過來。
  2.欺騙。如果一個人講述瞭一個編造的假夢,或者他改編自己的夢,我們不能直接看出來,判斷真假也並不容易。
  3.遺忘。在做夢的時候人不能講述或記錄自己的夢,人隻能在做完夢醒來後才能講述夢,而這實際上是回憶夢。
  夢很容易被遺忘,所以人們講出來的夢隻是真實夢的一些片斷。
  4.無法重復。絕大多數夢是一次性的,它們出現一次,然後就再也不出現瞭。少數夢雖然會重復,但是我們也無法有意讓它重復。我們不能說:“昨夜的夢沒看清楚,今天讓我重新夢一次。”
  5.難以控制。絕大多數人不可能控制自己的夢。在自然科學中有這樣的原則:認為隻有兩個以上的人同時觀察的同一事件才可信。並且一個現象必須可以在相同的條件下能重復。如果按這個原則,夢是不可能成為科學研究的對象的。夢既不能由兩個人同時看到,又不能重復。
  為瞭研究夢,我們必須拓展上述原則。我們可以這樣修改:兩個以上的人觀察到相近的事件有可信性,可以以相似的形式重復出現的現象有可信性。
  另外,我們還應該有一些新的內省方法。為瞭獲得對夢的理解,本書作者使用瞭三種新的內省法。
  1自然內省法。
  即讓夢者講述或圖畫等手段表述夢。
  2內省印記法。
  用不同的人的夢或其中材料作旁證。
  3控制內省法。
  控制某種條件進行內省。例如,吃咸菜後看是否做飲水的夢。再如,有訓練的人可以對夢境進行控制。
  這些新的內省法可以按以下幾條原則保證可靠性:
  一、如果判斷出講述夢的人沒有欺騙的動機,則他的內省報告有可信性。這個原則的意義是,如果講夢的人不想欺騙我們,他的話就可信。
  那麼如何判斷講述夢的人沒有欺騙動機呢?這又可以從以下幾方面判斷。
  1.如果講述出來的夢不會給講述夢的人帶來實際利益,則他的內省報告不大可能會有欺騙,從而有可信性。
  《後漢書·馮異傳》中有一個例子。劉秀問馮異天下的形勢。馮異說現在天下無主,勸劉秀即位做皇帝。劉秀這時講瞭他的夢:“我昨夜夢乘赤龍上天。”在中國古人心目中, 夢見龍 或上天都預示著夢者將成為帝王,於是馮異解釋說這夢表明劉秀命定要做皇帝,劉秀也就同意即位瞭。
  這個夢對劉秀就很有益。因為劉秀很想做皇帝,但是按中國人的道德傳統,他又必須竭力推辭,直到有強有力的做皇帝的理由使他無法推辭才能接受。夢就是一個強有力的理由,是他接受做皇帝建議的最好借口。中國歷史上流傳的大量這類的夢,可信度都是極低的。這類夢不可以用來作證據。
  2.如果講述出來的夢會給講述夢的人帶來危害,或者包含著講述夢的人不願意暴露的內容,則他的內省報告不大可能有欺騙,從而有可信性。
  例如,一農民說他做夢當瞭皇帝,因此而被皇帝殺死。
  他的夢就有根高的可信度。
  再有,如果夢暴露出夢者不願意讓人知道的心理內容,如對親人的憤恨。不合道德的性沖動等,這個夢就有一定的可宿度。
  某女大學生在旅途閑談中對一個第一次見男學生講瞭一個夢:“一個男的要給我 打針 。我有些害怕,那個男人說,不要緊,吃瞭這片藥就沒事瞭。”
  這個夢的意義是:那個男人想和她性交,她害怕 懷孕 ,於是那個男人說吃瞭避孕的藥就沒事瞭。”顯然這個女學生不會願意對一個剛認識的異性公開自己的性生活,所以這個夢也有可信度。
  3.如果講述夢的人很誠實,他的內省報告有可信性。
  相反,如果講述夢的人喜歡嘩眾取寵,出風頭,他的夢可信性就差。因為他有可能故意把夢“改編”得更為離奇,以圖吸引別人的註意。
  4.如果講述夢的人對夢沒有一種極為固定的信念,則他的內省報告有可信性。
  假如夢者是堅決信仰夢是一種預兆這種信念的,他可能會報告一些夢準確地預見瞭未來的夢。而實際上也許是這樣,當一件大事發生後,他在記憶中的許多夢裡找到一個和這件事似乎有關系的夢,並且有意無意地改造這個夢,使它似乎成為瞭預兆。
  堅信其他夢理論或夢信仰的人也很容易無意識地歪曲夢,使之與自己的理論信仰相合。
  二、如果講述夢的人缺少編造假夢的能力,則他的內省報告有可信性。
  兒童的夢報告比較可信,因為他們幾乎不可能編造一個假夢而不被識破。
  不瞭解夢的任何科學知識和理論的人,卻報告瞭一個復雜的並且切合某種理論的夢,則我們認定這個夢有可信性。
  例如,一個完全不懂弗洛伊德夢理論的人,卻報告瞭一個典型的由凝縮作用形成的夢,則有可信性。
  三、如果夢者是在剛醒時報告夢,則他的內省報告有可信性。講述夢的時間距夢發生的時間越近,可信性越高。
  由於我們對夢遺忘得很快,所以在剛醒時報告夢可以大大減少遺忘。如果一個人講述一個兒個月甚至幾年前的夢,那麼他的講述可信度極低。因為在這麼長的時間內,夢的絕大部分細節已經失去瞭。如果在剛醒時就把夢記錄下來,這個記錄也同樣有可信性。
  四、如果夢的形式和內容符合夢的一般特點,則這個內省報告有可信性。
  例如,大多數夢是主要由視覺形象構成的,很少有長篇對話。那麼某人報告說他夢裡看到什麼事情就較可信,而他說他在夢裡聽別人講瞭幾百句話就不可信。一般來說,夢中數學計算能力較低,如果有人說他在夢裡準確地計算瞭復雜的數學題就不可信。
  但是,如果夢見有人說瞭很多話的夢者是盲人,夢中計算能力較強的夢者是數學傢,這種內省報告就不能說完全不可信。
  五、如果有相似的夢互相印證,則夢報告的可信度增加。印證的夢越多,可信度越高。
  假如過去從沒有人報告夢見瞭有顏色的事物,所有人都說夢是黑白的,隻有一個人報告說“我做瞭一個彩色夢”,我們對他的報告不可輕信。而當許多人都說自己做過彩色夢後,我們可以相信彩色夢確定存在。一般來說,畢竟不大可能有這麼多人說同樣的謊言。
  夢的情節也可互相印證。例如,某人報告說他夢中被迫趕,他想跑但是跑不動,後來就嚇醒瞭。如果別人也報告過類似情節,則這個夢報告有可信性。
  夢的結構也可以互相印證。例如,某人報告她相繼做瞭兩個夢,這兩個夢完全相反。前一個是她和男友一起站在帆船上,周圍是陽光燦爛的 大海 ;後一個是她獨自在海水裡站著,馬上就要被淹沒。
  看起來這兩個夢不如說是同一個夢的兩個部分,通過它們之間的對比,說明瞭這樣一個主題,過去的幸福和今天的孤獨。那麼,事實是這樣嗎?夢會采取這種對比的方式嗎?
  如果我們不止一次地發現這種前後對比的夢,我們就可以肯定夢的確有這樣一種結構。
  六、如果夢的內容與夢者所受的刺激及生活事件有關聯性,則他的內省報告有可信性。
  1.如果夢的內容與夢者做夢時所受到的內外界刺激有關,則有可信性。
  例如,睡夢中聽到門鈴響,稍過一會兒夢者醒來,說夢見到 寺廟 遊覽,塔上風鈴在響。再如,夢中大吃大喝,稍過一會醒來發現自己很餓。
  2.如果夢的內容與夢者近期的生活事件有關,則有可信性。
  例如,某人夢見一條白蛇咬他。釋夢者讓他回憶前一大發生過什麼事。他說沒有什麼特別的事,隻是和一個同學吵過幾句,然後說,這個同學穿的是一件白襯衫。夢和這一事件之間有相關:白蛇穿白襯衫的人。此夢有可信性。
  3.如果夢的內容和夢者過去的重大生活事件有關,則有可信性。
  某女生常做一個惡夢,夢見窗子開瞭,一個長毛怪物站在窗上。據調查,她曾被入室強奸,當時罪犯就是越窗而入的。因此,此夢有可信性。
  掌握瞭以上原則,我們大體就可以判定某個人所講述的夢大致是可信的。當然,實際應用時,不可能每個夢例都能滿足以上所有這些原則。一個夢能滿足的原則越多,它就越可信。
  在實際生活中,我發現講假夢的事雖然很少,但是講真夢時加上少量改編刪節卻是極為常見的。
  最常見的是和你說:“我有一個朋友做瞭一個夢,夢見什麼什麼……”。十次中有六七次這個“朋友”其實就是他自己。在這種情況下,一般我不去管他是誰,先釋夢。如果需要瞭解背景情況,或需要聯想,就直接問講夢者。“做夢前他是不是生過氣?”或者“他 結婚 瞭嗎?”等等。如果講夢者對答如流,那也許這個夢就會他的,否則他不會對夢者的情況那麼瞭解。如果講夢者說不出來,那也許真是他朋友的夢。
  有一次我釋夢,一面釋一面提問,“你這個朋友工作瞭嗎?是不是想換工作?”對方一一回答。一開始回答時還說“我這個朋友的確想換工作。”到後來她說著說著,就說:
  “我就是和這個頭兒合不來,我想今年一定要調走”等等的話瞭。
  在對方不明說的時候,我一般仍不點破,除非對方說出“我”如何如何。顯示自己聰明,能看穿別人,是沒什麼意思的。根據夢,把該註意的事告訴他就是瞭。
  把夢加以刪節也是常見的,刪節方法是把一些不好講的內容省略。這種情況往往可以從夢的前後文中發現不連貫。
  但是一般來說,隻要不影響釋夢,不必管它。
  刪節有時候是無意識進行的,當夢者講夢時,會說:
  “這兒有一段我忘瞭。”這忘瞭的一段往往包含著不欲令人知的意義。
  弗洛伊德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夢者講夢時順口說的話都與夢有關。比如,一個人講夢,中間忘瞭一段,他便說:“這兒好像少瞭點什麼”。經分析,發現他的夢和一件往事有關,小時候,他曾誤人別人房間,正遇上 女人 換衣服。他看到對方私處,驚奇地發現“少瞭點什麼”。再有,一個女人忘瞭一段夢,便說:“這兒有些不清楚。”經分析,她的夢和她現在的處境有關,她有外遇,現在懷瞭孕卻不清楚孩子的父親是誰。
  釋夢中,忘瞭一段不用管它,先釋別的部分。當把別的部分釋好後,被忘卻的部分往往會從夢者腦中湧出。也許這是因為夢前後有聯系,這段夢會令人聯想到另一段夢,釋這一部分可以揭示出那一部分夢的意義吧。改編夢的情況更少,往往隻是把夢中的人名改一下等。
  經過改編後的夢聽起來會有些別扭,較容易識別。如果你懷疑對方改編,隻要問一句:“這地方好像有些不對,你再仔細回憶一下。”即可。
  萬一別人說瞭個假夢,你沒有發覺,按真夢釋瞭。當別人揭穿時,你也不必窘迫。中國古代有這樣一個故事:
  有人問周宣,“我昨天夢見芻狗,預兆什麼?周宣說:
  “你將要得到美食。”過一會夢者果然遇到宴請。後來這人又問周宣:“昨天我又夢見芻狗,預兆什麼?”周宣說:“你要從車上掉下來摔斷腳。”過一會叉應驗瞭。後來這人又問周宣:“我又夢見芻狗瞭,怎麼回事?”周宣說:“你傢要 著火 。”後來果然如此。那個人對周宣說:“這三次我都沒有做夢,我是試你呢,怎麼這麼靈。”周宣說:“這是神靈讓你說的,和真夢沒有區別。”那人問:“三次夢的一樣而預兆不同,又是為什麼?”周宣說:“芻狗是祭神之物,所以夢見它本子有飲食,祭完後芻狗被車輾過,所以表示你墮車斷腳,芻狗最後做柴燒掉,所以表示你傢 失火 。”
  周宣認為夢是神靈的啟示,這一點我們不能同意。但是,有一件事他說的很對,那就是假夢也可以當真夢釋。為什麼呢?因為人的潛意識會影響人的言行。或用我們的話說,在白天你內心中的潛意識也在活動。當你隨口說一句話時,潛意識會指使你說出和你內心一致的話。曾經有個人主持一個會議,他自己對這個會一點不感興趣,結果在想說“現在我們開會”時,口誤說成“現在我們散會”。這就是潛意識在暗中起作用使他無意中把“散會”說瞭出來。在一個人編假夢時,也會出現這種無意吐真言的情況。如果你釋假夢釋的很正確合理,這個解釋也一樣能揭示對方的內心活動。

釋夢也要有尺子

  在判定夢報告可信的基礎上,我們還有判定對夢的解釋是否可靠是否準確的原則。當一個釋夢者對一個夢作解釋後,我們不是也會問他嗎?“你根據什麼說你的解釋是對的?”判定一個解釋的正確程度,有這樣幾個原則。
  一、解釋本身應該沒有內在矛盾,至少可以說明夢的部分內容。
  也就是說,夢的解釋至少要能自圓其說,言之成理,要能把夢的大部分內容都加以說明。如果一種解釋能說明夢的所有細節的意義,那就更好瞭。
  例如弗洛伊德的病人的夢:
  “夏天,我正走在街上,戴著一頂形狀奇特的草帽,中間部分向上彎曲,帽簷部分向下垂落,而且一邊比另一邊垂得更低。我心情愉快並充滿自信,當我走過一些年輕軍官身旁時,我心裡想:你們都不能對我怎麼樣。”
  弗洛伊德解釋:“帽子實際上是男性生殖器官,它中間部分隆起,兩邊部分下垂。她的帽子或許特別應該假定為一個男人,而且最終一個人會說:‘鉆到帽子下去’,(在德語中)這意思就是 結婚 去。……因此如果她的丈夫具有這樣完好的生殖器,她就不必害怕那些軍官。這就是說,她並不希望從他們那裡得到什麼。”弗洛伊德對這個夢的解釋完全可以自圓其說。而且所有細節都得到瞭解釋,對各個細節的解釋能相互聯結成為一個整體。帽子是生殖器,這可以說明帽子為什麼中間隆起,兩邊下垂。夢中的“你們都不能對我怎麼樣”,指軍官們不能誘惑她。這和前邊對帽子的解釋正好可以相互聯結。因此,這個解釋有一定的可靠性。
  這個原則和科學傢提出理論時所用的原則本質上是一樣的。如果一個物理學傢提出一個理論,它可以解釋絕大多數物理現象,我們就接受這個理論,說它是正確的。夢的解釋就是一個微型理論。
  好的物理學理論應該用盡量少的定理說明盡量多的現象。好的夢的解釋也一樣。好的物理學理論力爭統一,好的夢的解釋也一樣。上例中弗洛伊德用一個性象征解釋瞭夢中的所有細節,這個解釋應該說是很好的。
  但是,僅滿足這一原則,還不能說這個解釋就一定正確。一個好的解釋至少要部分滿足第二個原則。
  二、夢的解釋應該能說明夢與夢以外的刺激或生活事件的關系,並能推斷或預測這些刺激或生活事件。這個原則也類似於物理學中判斷理論好壞的原則。好的物理學理論應當能預測未發生的物理事件。好的夢的解釋也一樣可以推斷或預測未知的內容。仍以弗洛伊德對“帽子”一夢的解釋為例,弗洛伊德之所以堅信他的解釋是正確的,還有兩個理由:
  1.做這個夢的婦女有廣場恐怖癥,她擔心獨自外出會受到男人的誘惑。夢的主題是:“如果我丈夫生殖器完好,我就不會害怕誘惑”。顯然夢的主題與這個婦女現在為之煩惱的廣場恐怖癥關系極為密切。2.根據解釋,帽簷應該代表睪丸。夢裡帽沿一邊比另一邊垂得更低。而這個婦女後來證實說,的確她丈夫的肇丸一個比另一個要低。
  這種外在證據很有說服力,據筆者的經驗,隻要通過解釋夢推斷出做夢者的一件事,夢者就會很信服地接受這個解釋。
  例如,一次我給人釋夢。對方說她幾年前曾連續多次做同樣的夢,夢見她趕火車,當她到達車站時,火車剛剛開走。我告訴她可能當時她正面臨一個機會,而她十分擔心自己趕不上這個機會。我問她,那時你是否正面臨著一個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或轉折。她說“是的,我正打算去深圳工作。一個同學去瞭深圳,告訴我那裡很好,但是我擔心我已經錯過瞭機會,深圳已經沒有多少就業機會瞭”。說到這裡,她補充說:“現在我才知道這個夢是怎麼回事。當時我認為這個夢不吉利,很厭惡它,連夢裡穿的那件衣服我都不願意再穿……”。我打斷她的話,說:“夢裡穿的那件衣服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我告訴你,夢裡的每一個細節都有意義。你在夢裡註意到你穿的是這件衣服,說明這件衣服必定和你想去深圳的事有關。不然的話,你不會夢見它。”她想瞭一想,突然說:“是瞭,那件衣服是深圳的朋友送給我的,就是那個勸我去深圳的同學送給我的。”然後她又說:“你解釋得真準啊!”
  三、夢者聽瞭解釋者的解釋後,應該感到這種解釋有道理,甚至產生恍然大悟的感覺。
  據我的經驗,夢者雖然自己不能解釋自己的夢,但是卻可以憑“直覺”判斷出某種解釋是否正確。因此,如果對夢的解釋很準確,夢者就會說:“對,你解釋得有道理”,或說“我明白瞭。”有些時候,夢者會產生恍然大悟的感覺,並且告訴你:“我完全明白瞭,太對瞭。”在這種時候,夢者會對這個解釋堅信不疑。
  因為夢者潛意識中是知道這個答案的,隻是他自己無法讓這個答案進入意識而已。正確的解釋一旦出現,夢者馬上可以識別出來。並且正確的解釋可以讓意識和潛意識“打通”。
  有些時候,夢者聽到一個解釋後堅決反對,堅決不承認這個解釋是正確的。這並不說明這個解釋一定就錯。如果夢者反對時情緒平和,那麼可能這個解釋的確有錯誤。但是如果夢者反對時情緒過分激動,否認得過分激烈,那麼這個解釋也許反而是正確的。這說明這個解釋擊中瞭夢者的要害,揭開瞭他的傷疤,展示瞭夢裡不敢面對的內心中的事實。夢者隱隱意識到瞭這個解釋是正確的,但是,他害怕讓別人看到他的內心,也不敢讓自己面對自己的內心。出於恐懼,出於自我保護,他才激烈地否認這個解釋。
  至此,我羅列出瞭許多原則,用以判定夢報告和夢解釋的可信度,初看起來,這頗有些煩瑣,但是我是不得不這樣說。如果我不提出任何原則就說:我相信夢是有意義的,那這不過是我的一種見解,或甚至不過是一種迷信。但是,當我列出瞭這些原則,並且依靠它們對古今文獻上的夢例進行檢驗,依靠它們對我自己所做的夢及其解釋進行檢驗,又對我所解釋過的那些別人告訴我的夢進行檢驗之後,我可以很有把握的說:大多數夢肯定是有意義的。至於有沒有無意義的夢,我還無法肯定。

“夢語”的秘密

  美國心理學傢弗洛姆也認為夢所用的是象征語言。他說:“所有的神話和所有的夢境都有共同的地方:它們都是以相同的語言,象征的語言‘寫成的’”。
  “巴比倫、印度、埃及、希伯來和希臘的神話,是以相同的語言寫成的。生活於紐約或巴黎的人所做的夢,與幾千年前住在雅典或耶路撒冷的人的夢是一樣的”。(和咱們中國人的夢也一樣)
  夢是古今通用、世界通用的語言,這門語言真值得學吧!學外語的朋友,不妨也學學釋夢,夢發自內心,可稱為“內語”吧。內語外語一起學,內外兼修,對人大有好處。
  弗洛姆認為,用日常的語言,我們很難解釋清楚我們內心的感受。許多心情的微妙的部分,找不到適當的語言來表達。而運用象征則可以把這些細微的感受表達出來。例如:
  “在日落時發現自己站在郊外,除瞭一輛牛奶車外四周空空蕩蕩,房屋破舊環境陌生,你找不到汽車或地鐵讓你回到傢。”這個場景是一個夢,這個事並沒有發生過。但是,這個夢所表現的那種迷失和陰鬱的感覺,卻恰恰是夢者當時的心境。
  弗洛姆把象征分為三類:慣例的象征、偶然的象征和普遍的象征。我們把一種會汪汪叫的動物稱做“狗”,把一種四腿坐具稱做椅子,這都屬於慣例的象征。這種象征沒有什麼道理。汪汪叫的那種動物我們稱為“狗”,還有的人叫“DOG”,或者叫“大”,如果一高興大傢改稱為“驢”都元妨。它現在被我們稱為狗純屬一個慣例而己。再如:五星紅旗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紅十字代表醫院,也都是一種慣例的象征。
  偶然的象征與其代表的事物則有一點內在聯系。假如某個人第一次向女友求愛時,是在一個大雪天。那麼, 下雪 天也許以後對他來說,就是戀愛的象征。再如一個人正吃雞肉時,聽到瞭至友死亡的消息,那麼雞肉對他來說,就是悲傷的象征。由於偶然的象征來源於某個人的經歷,其他人是難以理解的。
  普遍的象征與其代表的事物聯系密切。例如,光明代表著善良。正義。成功等等,火代表著熱情、勇敢、力量、活力還有危險等,墮落代表著地位下降、道德腐敗、犯錯誤、失敗等等。光明、火、墮落等都是普遍的象征。不論是什麼人,也不論他處於什麼時代屬於什麼民族,都可以理解這些象征。
  我認為,弗洛姆對象征的分類很恰當很準確。在夢裡,這三種象征都存在,但主要是後兩種象征居多。
  弗洛姆認為:任何心理活動的、現都會出現在夢裡。他不同意弗洛伊德把夢說成僅僅是“願望達成”。\
  弗洛姆認為:清醒時人要面對外界,而睡眠時人卻不必面對外界,不必行動,而隻需要面對內心。這是夢與清醒時的心理活動不同的原因。例如我認為一個人很微不足道,我在夢裡就夢見他是螞蟻,這在夢裡是很合理的,它準確地反映瞭我對他的態度。但是清醒時,我們就不能把他真當成螞蟻,因為清醒時我會有行動。比如,我把他一腳踏死瞭,我就犯瞭 殺人 罪。
  下面是弗洛姆釋的一個夢:
  “有個男人在經過一座果園時,從一棵樹上摘下一顆蘋果。一頭大狗出現並撲過來。”夢恐懼萬分,於是驚醒瞭,嘴裡大喊救命。
  弗海裡姆解釋,夢者對一個已婚婦女產生瞭欲望。他想和她發生關系,卻有所恐懼。
  事實確是如此。

夢需要解釋

  我寫這個夢沒有欺騙動機。因為我不可能因此得到什麼好處。在寫下它時,我也不知道它有什麼意思。過去,我為瞭研究夢,養成瞭這樣的習慣,早晨一起床就記錄下來那些印象深刻的夢,因此這個夢的記錄也不會有記憶上的錯誤和混淆。
  我對這個夢做瞭這樣的解釋:
  寶石和飛是這個夢的主題。寶石往往代表某種珍貴的事物或代表財富,飛有許多意義,如超越,超脫,成功等。
  “我繞著街道和房屋飛,我能看到別人的屋子,和屋裡的 女人 。有人驅趕我,我飛向天空。”這表現出我對街道。
  房屋和女人世俗生活的追求,但是我在這裡感到瞭壓力和失敗感(有人驅趕我)。“我飛向天空”,這是逃避,也是超越。我通過超越現實來逃避現實。
  “這時我看到地上有許多人爭奪綠寶石,我也想去搶,可是卻不敢。”
  20世紀末的中國,追求財富的潮流勢不可擋,人人想發財。當然我也不反對做個富翁,可是我不想“下海”,不想涉足商界,因為我有些害怕那種競爭激烈的生活。
  “於是我飛到高高的冰山上,這山叫鳳凰石山,我在上面撿瞭幾塊冰,有白的。有紅的,有綠的。”高處是精神的領域,也是寒冷的地方。那裡隻有冰,純潔的冰,卻沒有房屋、女人和財富。這無疑是我現在從事的事業學術研究與思考的準確象征。
  “後來我驚奇地發現,冰是寶石;白的是鉆石,紅的是紅寶石,綠的是綠寶石,而別人搶的寶石隻不過是糖塊。”
  實際上,思想的成就。精神上的收獲才是最珍貴的寶石。一般人爭奪財富,財富固然有價值,但也不過相當於糖塊而已。
  這個解釋能自圓其說。而且它恰好與我當時的現實處境有關。當時,作為大學教師,我的收入極低,是大飯店一般職員的1/4,一般工人的1/2,隻比一般工人的退休金稍高。
  我認真地考慮,是繼續做學者,還是做廣告人或記者。
  對這個夢的分析,我感覺是正確的。在我的內心中有一個聲音,“對,這個夢就是這個意思。”
  這個看起來很荒誕的夢,其實有著很現實的意義,不是嗎?

你心裡的原始人

  在夢的研究中,另一位大師級的人物是瑞士心理學傢榮格。榮格釋過數以萬計的夢,對夢有極為深刻的理解,但他的觀點與弗洛伊德的觀點不同,他不認為夢僅僅是為瞭滿足願望,也不認為夢進行瞭什麼偽裝。榮格認為“夢是無意識為靈自發的和沒有扭曲的產物……,夢給我們展示的是未加修飾的自然的真理”在弗洛伊德看來,夢好像一個狡猾的流氓,拐彎抹角他說下流話。而在榮格看來,夢好像是一個詩人,他用生動形象峋詩的語言講述關於心靈的真理。這種夢所用的類似於詩的語言就是象征。
  象征不是為瞭偽裝,而是為瞭更清楚地表達。這正如我們在給別人描述一個新奇的東西時,為瞭說清楚,需要利用比喻來加以說明。
  夢的基本目的不是經過偽裝滿足欲望,而是恢復心理平衡。榮格稱為夢的補償。他認為,如果一個人的個性發展不平衡,當他過分地發展自己的一個方面,而壓抑自己的另外一些方面時,夢就會提醒他註意到這被壓抑的一面。例如,當一個人過分珍重自己的強悍、勇敢的氣質,而不承認自己也有溫情,甚至也有軟弱的一面時,他也許就會夢見自己是個膽怯的 小女孩 。
  他還認為,夢展示出做夢者自己內心的被忽視被壓抑的一面,因此往往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榮格提到這樣一個例子:
  一個女士,平時葉愎自用、固執偏激、喜歡爭論。她做瞭一個夢:“我參加社交聚會。女主人歡迎她說:‘真高興您來瞭,您的所有朋友都在這兒等您吶’。然後,女主人領我到門口,幫我開門。我走進去一看,是牛欄。”
  由這個夢可以看出,做夢者內心的另一面是謙虛的,它提醒這位女士,你平時的表現就像一隻犟牛。榮格還有一種觀點,他認為人類世世代代經歷的事件和情感,最終會在心靈上留下痕跡,這痕跡可以通過遺傳傳遞。例如,當一個人想到太陽,他就會想到偉大、善良、光彩照人,如同一個英俊的男子。想到月亮,就會想到溫柔。
  美好,如同一個少女。這是因為一代代的人都看到太陽和月亮,一代代人對太陽和月亮的情感通過遺傳傳到瞭每一個人心裡。一個現代人想到智者時,很容易在心裡浮現出一個白發長須的老者形象,而不太可能浮現出一個活潑的少女形象來,這就是因為在過去的世世代代,最聰明的人是那些飽經滄桑的老人。
  榮格把這種遺傳的原始痕跡稱為原型。他說原型本身不是具體的形象,而隻是一種傾向,但是原型卻可以通過一種形象出現。在夢裡,有時會出現一些奇異的情節和形象,這些東西用做夢者自身生活的經歷解釋不瞭,那麼,這就是表現原形的形象。
  有一個10歲的女孩做瞭一系列夢,夢中有極古怪不可思議的形象和主題。她把這些夢畫成瞭畫冊,畫冊上畫瞭這樣一些畫面:
  1.邪惡的蛇樣怪物出現,它有角,殺死並吃掉其它動物。但上帝從四面來到,(畫上是4個上帝),讓所有動物再生。
  2.升天,上面異教徒在跳舞慶祝。下地獄,天使們在行善。
  3.一群小動物恐嚇她,小動物變大,其中一個吞吃瞭她。
  4.個小耗子為 蟲子 、蛇、魚和人所穿透。耗子變人。
  這描繪人類開始的四個階段。
  5.透過顯微鏡看一滴水,她看到水中有許多樹。這描繪瞭世界(或者說生命)的誕生。
  6.一個壞孩子拿著一塊土,他一點點扔向過路人,過路人便都變成壞人。
  7.一醉婦落水,起來又成新人。
  8.美國,許多人在蟻堆上滾並被螞蟻攻擊,一害怕,這個小女孩掉到河裡。
  9.月亮上有個沙漠。她往下沉沉入地獄。
  10.有個閃光的球。她碰它它便冒蒸氣,裡邊出來一個人把她殺瞭。
  11.她自己病危。突然肚子裡生出鳥來,把她蓋住瞭。
  12.大批昆蟲這住瞭太陽、月亮和星星,唯一一個沒有被遮蓋的星星落到她身上。
  榮格認為,這些夢的思想帶有哲學概念。比如以上每個夢中都有死亡和復活的主題,這種主題也存在於許多宗教思想之中,而且是全球性的。第四、五個夢包含著進化論的思想,第二個夢反映瞭道德相對性的思想。總的來說,這一系列夢思考瞭一組哲學問題:死亡、復活、贖罪、人類誕生和價值相對性。反映瞭“人生如夢”的思想和生死的轉化。
  那麼,一個10歲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懂得這些呢?又怎麼會想到這些呢?榮格認為,她能懂,是因為世世代代祖先的思考,已通過原型遺傳給瞭她。她要想這些,是因為她面臨瞭這個問題,她可能就要死瞭。
  這個做夢的女孩,當時雖然沒有病,卻在不久後因為被傳染而病故。
  在榮格眼中,原型並不是一些固定的形式,而更像一些潛藏在我們心靈最深處榮格稱之為集體潛意識的原始人的靈魂。這些原始人在夢中以種種不同的形象出現,當我們遇到難題時,他幫我們想主意,當我們面臨危險時,他警示我們。由於他有幾百幾千代的生活經驗,他的智慧和直覺遠遠超過我們意識中的思想。
  榮格認為“我們心中的原始人”是用夢來顯示自己,表達自已的。我們如果能理解夢,就如同認識瞭許多“原始人”朋友,他們的智慧可以給我們極大的幫助。
  榮格認為,不是所有的夢都有同等的價值的,有些夢隻涉及瑣事,不大重要,而另一些夢原型介人瞭夢則震撼人心,如此神秘和神聖,如此奇異陌生,不可思議,仿佛來自另一個世界,這些夢是更重要的。
  夢不是願望的滿足,而是啟示,是對未來的預測或預示,所以,我們應重視夢的智慧。

為什麼記錄你自己的夢?

  為什麼記錄你自己的夢?
  在生活繁忙的現代社會,人們似乎很難像古代每日無所事事的貴族們,記下自己的夢,然後細細推敲其中的奧妙。總之對許多人來說,這種無聊事,大概隻有在看心理醫生,和Discovery頻道中才會出現。
  我自己的想法呢?無關佛洛依德,隻是很單純的回到夢的本身。夢是有趣的,這樣就夠瞭!
  於是我自己的出發點是:記錄夢,隻因為那真的很有趣。
  不過後來我才發現,就算是基於好玩,記下的一些夢,往往日後也會有原本意想不到發現。
  這樣也許還不足以說服你,那麼請參考一下後面的幾個理由,找一個當做自己的動力吧:你可以藉著夢,更瞭解自己的個性;你也可以藉著夢,瞭解目前自己的心理狀態,比如說工作壓力來自何方,或是感情上的問題出在哪裡,說不定眼前的問題就因此迎刃而解瞭喔!當然也有很玄的說法,你可以從夢中找出一些未來的暗示;總之,無論是什麼理由,那都很值得鼓勵。
  你是不是有點心動瞭?